您的位置:首页 > 州情概况 > 民俗文化
藏族传统历史地理区域
【编辑日期:2018-11-13 10:23:00】 【来源: 】 【关闭】

                                     藏族历史:      

 

   藏族历史学者习惯把广袤的藏族地区分为三大区域(这与按藏族方言划分的卫藏、安多、康三大方言区不同),即上阿里三围、中卫藏四如、下朵康六岗(见《贤者喜宴》三函)汉文史籍《西藏志》曰“土人分为三部:曰康、曰卫、曰藏。康者,即今之察木多一路;卫者,即西藏拉萨大召寺一带;藏者,乃后藏扎什隆布一带。此三部,皆为番僧之渊薮”。 

  
  这里“卫”有中心之意,“康”系指边地(见《白史》)。在藏族传统观念中,“卫藏”即今西藏雅鲁藏布江流域各地区,为藏族之中心地区,故以“卫”自称,或称“中卫藏四如”,这是藏族古老的地理概念。很显然,藏族自称藏南河谷地区为“卫藏”或“中卫藏”是意味着此地是藏族的中心,它是针对边地“康”或“上阿里三围”等而言的。 

  “卫藏”(5551)是两个地理区域名称的组合。“卫”泛指以前藏拉萨河谷为中心的地区;“藏”泛指后藏日喀则以西、以北广阔地区。这一地区基本上是以雅鲁藏布江流域为中心,主要以冈底斯山和念青唐古拉山南麓大断裂带为划分藏北和藏南的界限,东西长约一千二百多公里,南北宽三百到七百公里,整个地貌结构为高山、深谷与盆地相间,河谷地区往往有较大平原,土地资源比较集中,尤其是海拔4000米以下的宽谷平原,热量条件较好、气候温暖、雨量充沛、土地肥沃,适于农业耕种。 

  
 

  特别是雅鲁藏布江支流众多,仅长度超过100公里以上的河流就有14条,给这一带古代藏族劳动人民带来了舟楫、灌溉之利,茂密的热带常绿雨林、季雨林、山地针阔混交林和针叶林等,又为远古人民狩猎及其他生活生息提供了优越的资源。据记载,早在6世纪末,从日喀则到泽当一段雅鲁藏布江沿岸河谷,以及林芝、墨竹工卡以南的拉萨河谷地带,约有人口二十多万。 

  从历史角度考察,据藏文史籍记载,吐蕃王朝早期的统治地域仅在山南雅隆河谷一带。大约隋末唐初即公元6世纪左右,松赞干布的祖父达日宁塞和父亲囊日松赞领导的雅隆部落势力大增,从雅隆河谷向北扩张,兼并了拉萨河流域一带的不少部落,奠定了吐蕃王朝的坚实基础。于是,吐蕃的政治中心北移到拉萨河谷及其附近地区。到松赞干布时代(即7世纪)吐蕃王朝正式建立,王都定在逻些(今拉萨),使拉萨河谷成为当时藏族的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 

  
 

  又因雅砻(隆)河谷为吐蕃祖先的发祥之地,故拉萨河谷和雅砻(隆)河谷合称为“卫”。认为这里是“天之中央,大地之中心,世界之心脏,雪山围绕一切河流之源头”(见《敦煌本吐蕃历史文书》)。而“卫藏”合称,则表示雅鲁藏布江的支流拉萨河流域为中心的整个西藏地区(不含今昌都、阿里地区和藏北高原)。“中卫藏四如”的“中”仍表示中心之意。“四如”既是古代藏族的军事组织,又是一个古老的地理区划概念。所谓“四如”即藏如、卫如、约如、叶如四个地区。 

  后来,8世纪赤松德赞时代曾划为五如,增加了一个孙波如。这五如的地理区域范围大体与“卫藏”相当。即“卫如”以拉萨为中心,相当于今拉萨市辖区;“藏如”又称如拉,相当于日喀则地区江南地段;“约如”以山南穷结的昌珠寺为中心,相当于山南地区;“叶如”相当于日喀则地区江北地段。“孙波如”即苏毗故地,大约在今拉萨以北及以东的地区。 

  
 

  “朵康”也是两个地理区划名称的组合,即康和朵两个地区。“康”又写作“喀木”,是指今西藏丹达山以东的昌都地区和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这一大片范围居住于此地区的藏族称“康巴”,即康人。“康”的含义,据藏族历史名著《白史》中解释:“所言康者,系指其边地”唐初藏族文化仅存在于卫藏地区,还没有发展到康地区,因此针对卫藏而言,产生了边地(或外地)的康区。清末赵尔丰在康区实行改土归流,并准备在这一带建立行省,取名为西康省。所谓“西康”如清末代理川滇边务大臣傅嵩炑所奏言:“查边境乃古康地,其地在西,拟名西康省”。即康地在四川盆地以西,故“康”字前加一“西”字。 

  
 

  解放后,西康省建制仍然存在,称“西康省藏族自治区”。1955年西康省撤消,其辖地以金沙江为界,以东归四川省,以西隶属西藏自治区虽然从行政区划讲,此时西康不复存在了,但作为藏族传统的地理名称,“康区”或“西康”的这一地理概念仍存在于人们的脑海中及藏区方言划分中。藏语康方言(或言康区)的东部地理位置与西昌、雅安地区和阿坝藏族自治州毗连;南邻云南和缅甸;北与青海省的果洛藏族自治州接壤;西接西藏自治区,其具体地域包括四川甘孜州,云南迪庆州、西藏昌都地区及青海玉树州的广大地区。 

  
 

  “朵”又称安多。据《安多政教史》载,其地名以玛沁雪山(藏语“阿卿岗日”)和积石山(藏语“多拉让摩”)的头一个字“阿”和“多”组成,地域包括黄河上游、湟水流域、隆务河流域、大夏河流域、洮河流域、白龙江上游、阿坝河流域、白河流域、大金川河流域等等。这个范围十分广阔,它包括除玉树以外的全部青海、甘肃的甘南藏族自治州和河西地区,以及四川省岷江以西北的阿坝藏族自治州大部分地区,也就是说藏语安多方言主要分布在上述地区。 

  
 

  “康”与“安多”并称为“多康”,即《元史》中的“朵甘思”,是一个很大的行政区域,分上下两部:“多堆”为上部即安多地区;“多麦”为下部即康区。至于“朵康六岗”中的六岗也是一个比较古老的地理概念。所谓六岗《安多政教史》记载,有色莫岗、擦瓦岗、玛扎岗、木雅热岗、马康岗、波潘岗。又称“四水六岗”,四水指金沙江、雅砻江、怒江、澜沧江。四水六岗地区包括青海玉树、四川甘孜、新龙、石渠、德格、白玉、巴塘、理塘、乡城、稻城、西藏察雅、察隅、芒康等地区,它包括“朵康”的大部分地区。 

  
 

  阿里三围有广义和狭义之分。《安多政教史》载:阿里三围包括普兰、芒域、松嘎为一围;于、勃律、柏底为一围;大小羊同为一围,几乎包括了新疆以南、克什米尔以东、拉萨以北的广大地区。这是广义的阿里三围。而狭义的阿里三围,藏文史籍指湖泊围的芒域;崖石围的古格;雪山围的普兰。其范围相当于广义中的第一围,即今西藏阿里地区(见《松巴堪布史》等)。阿里三围地区是吐蕃最早征服的地区之一。现代概念中的阿里这个地区与古代地理中的阿里略有不同。 

  
 

  “阿里”之名,形成于吐蕃王朝崩溃之后。在此之前的吐蕃时期为“象雄”(又译香雄)之地。象雄是藏族古代小邦名,国内外藏学家多指为《新旧唐书》所载的“羊同”。《册府元龟》载:“大羊同国东接吐蕃、西接羊同、北直于阗、东西千余里。”这段记载与藏族著名本教学者噶桑登巴加称所著《世界地理概说》所载象雄分为里、中、外三部分,包括三十九族和甲得二十五族基本吻合,其范围在我国境内包括西起阿里、东到青海西部的广大藏北草原地区,即“羌塘”,北方高原之意,人畜罕至,海拔平均5,000米左右,有“藏北无人区”之称)地区,与广义的“阿里三围”范围相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