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州情概况 > 名胜古迹
金川县地名与传说历史故事
【编辑日期:2019-04-18 10:13:00】 【来源: 】 【关闭】
  
  

  在人类社会发展史中,地名的产生是对当时历史文化状况和事件的如实记录与反映,它起着民族历史沧桑演变的作用,地名是社会历史发展进步的一项重要标志。被著名民族学家、社会学家费孝通先生称为 “民族走廊” 的阿坝州,留下了早已在民族融合中消失了的古老民风、独特民情,所有的一切都反映了阿坝地区蕴含着璀璨夺目的民族文化历史,它不仅给我们爱乡土、爱祖国、爱人民的爱国主义教育,还将给我们以知识的、历史的、文学的回味与欣赏…… 

   

  美丽的金川县城 

  金川县位于青藏高原东部边缘、四川省西北部、阿坝州西南缘,大渡河上游,东连小金,西接壤塘、道孚,南毗丹巴,北邻马尔康,幅员面积5550平方公里,辖23个乡镇108个村,境内最低海拔1950米,最高海拔5068米,有藏、羌、回、汉等14个民族,总人口7.1万人,农业人口占80%,少数民族人口占75%,是一个多民族聚居、以农业为主的高原山区县。国道317线、省道211线纵贯境内,全县已基本实现通信覆盖。金川县城距省会成都487公里,离州府所在地马尔康92公里。

  金 川 县 地 名 的 来 历 

  金川,属大渡河流域。因临河盛藏金矿,故而习惯称金川江;藏名促(意为大河之滨)。亦称“然旦”,以其古代部落首领房名得名。 金川素有塞上江南、嘉绒故土、中国雪梨之乡、东女国之美誉。地表海拔在1950米至5000米之间,是一个历史悠久的边陲重地。

  1935年前,中国工农红军在绥靖建立了“格勒德沙中央政府及各级苏维埃政权”,并成立了中共大金省委,下辖丹巴、小金、马尔康、绰斯甲等。民国25年,四川省政府将绥靖、崇化屯合置为靖化县。

  1950年解放后,仍置靖化县,1953年隶属四川省藏族自治州,更名为大金川县。1959年6月将大金川与绰斯甲县的观音桥、周山两区合并并命名为金川至今。

  金川风光 

   

   

   

  “马尔加国”的遗址在哪里 

  远在新石器时代,人类祖先就在这里繁衍生息。在这里曾发现过属于仰韶文化晚期的马家窑文化遗址。

  近几年,在金川县的河东乡、照壁山、勒乌等地区,发掘出大量青色火砖、烧质特优,规格色样,居然同西安华清池秦始皇墓的青砖相一无二。在河东乡村发现四口石锅和属于原始社会人类居住的小屋以及大量古代火砖小村寨;还在城厢龙河村发现西汉前之盛具——双耳罐。地名叫河东乡达乐甲村的“格寨”,其地古片区地名叫“马尔加”现已译写便音为“马尔足”之称。在苯教研究中的“象雄”地方,曾有一个“马尔加国”。经史学家考证“马尔加国”的遗址就在于此。故金川的历史,可以追溯到三千以前。据我国著名民族史地学家、藏学家任乃强教授所著《四川上古史新探》考证,这里还是中原文化起源地。早在两三千年前大金川流域人口密集,大批嘉绒民族向外迁徙。如青衣羌,是三千年前原大金川流域南徙雅安地区的,到春秋战国时期这嘉绒的折支——“青衣族”,已发展成为一个相当强大的民族。故在春秋战国时期发生了开明第三世宝子帝攻打“青衣”的战争。此外,属于明、清及前期的历史文物亦较多,明代青铜香炉、清代铁制战刀、清乾隆四十年铁铸火炮、清嘉庆十六年量具—木斗、清乾隆皇帝颁发的三天日土司印章等,在沙尔丹扎木,咯尔五甲村、复兴村、河西乡等均发现过大量属嘉绒古先民墓葬的石棺群。

  中国碉王——马尔邦关碉 

   

   

  四 川 之 碉 源 于 金 川 的 由 来 

  随着先民较早地移居在金川大渡河沿岸生存,因此,它的民族文化发展亦早,特别是和人类生存条件相关的建筑发展也快,尤以这里的石碉文化更为突出,可以说是民族建筑史上一颗璀璨的明珠,在中华民族建筑史上占有重要地位,人们有“中国之碉源于四川,四川之碉源于金川”之说。据《后汉书西南仡传》载:“众皆依山居止,垒石为室,高者至十余丈,为邛笼”。李贤注解为“今被士人收为碉也。”《隋书 附国传》和《新唐书南娈传》《太平寰宇记》等古史籍,都对川西北,尤其是嘉绒地区的石碉文化有不少记述。它们记说“壮如浮图”的碉楼,“高二、三丈者谓之鸡笼”就是指的石砌的房屋。嘉绒藏民至今仍保留这种建筑,用片石累砌成屋,有如碉形建造,难怪古人称之为状如浮图。这些碉的高度多在二十余米至三十余米之间,少数碉高四十余米,也有一些较低者仅高十余米,不过低矮的石碉均为四角、五角、六角,而八角碉则皆较高大。石碉的功能,大约可分为军事防御碉、官寨碉、通讯预警碉、界碉、风水碉等五大类。军事防御碉是现有碉石碉中最常见的一种,多修建于村寨内及其附近入村寨的要道旁、交通要隘、渡口、关卡等地,属军事防御性工事。碉内底层一般用于战时储藏粮食、物资,二层以上墙体上布满瞭望射击孔,加之墙体坚固厚实,居高临下,易守难攻,形成极好的防御工事。清乾隆年间两次用兵金川,均因石碉所阻,久攻不克。此种防御工事后来传入内地汉区,逐步演变为一种重要的军事防御设施——碉堡。石碉在嘉绒藏区较为普遍,但是在金川境内特别突出,据调查仅金川县卡撒乡小卡撒村卡撒寨一处就有300多座石碉。现在保存完好的有马尔邦村的一座完整四楼碉,为清代所建,高49.51米,基宽6.5×5米,顶宽3米,为原大金川土司莎罗奔的小官寨。曾达乡有一完整的藏式高碉,高28米,宽3米。咯尔德胜村有高碉两座,高25.4米,宽5.1米。安宁乡末末扎村有一完整的高碉,高27米,宽3米。周山敬集木新民村有一完整的六棱碉,高34米,为弧形,共9层。俄热二楷村有三座较完整的碉。保存完整的碉和在全县现今残存石碉遗址随处可见。它从一个侧面显示了中华民族悠久的文化遗产。

  “格勒得沙”播以革命火种 

  一九三五年长征时期,中国工农红军两次驻留金川,红四方面军第二次驻留金川时,于一九三五年十月在绥靖建立“中共大金省委”并成立了格勒得沙(嘉绒语:意为少数民族地区中央政府。)在金川的绥靖、崇化、绰斯甲地区分别建立了县、区、乡苏维埃政权,发展党、团组织,成立了以本地群众为主体的“格勒得沙革命军团”,“绥靖独立师”和“游击队”等地方武装,红军把金川作为根据地大后方,播以革命火种。一九三六年二月中旬,中共大金省委在绥靖县委所在地沙尔尼召开了第一次全省党代表大会,根据党中央瓦窑堡会议精神,作出了《关于目前政治形势和金川党的任务决议》及《关于民族工作决议》,会后根据地工作出现了新局面。格勒得沙政府威信增高,培养了大批少数民族干部,组织了喇嘛促进会,进行宗教改革,对喇嘛起到中立和团结作用;融洽了民族感情,安定了民心,克服粮荒困难,发展生产和经济,解决军需民用;搜山肃反,狠狠打击了反动势力,巩固了金川赤区。嘉绒藏民与红军风雨同舟,大力支援红军,使得红军终于粉碎了敌人的“经济封锁”越过了雪山,走出了草地。有数以上千名嘉绒藏民的优秀儿女参加红军,北上抗日。如天宝、杨东生、康立泽等都是当年参加红军,以后成长为党政军的高级干部。与此同时,红军在驻留金川期间和所经过的地方,都留下了大量石刻或墨迹,红军在这里留下的标语现在较完好的尚有十余处。在这里保留着:崇化县五区苏维埃政府遗址、格勒得沙中央政府遗址、红四被服厂遗址、中共绥靖县委、绥靖县苏维埃政府遗址、红军被服厂遗址、红军枪械弹药厂遗址、红军国家药店遗址、红33军军部遗址、西北联邦政府遗址、红军商店遗址、红军医院遗址、红军电台遗址、国民独立连连部、绥靖县回民苏维埃政府遗址、中共大金省委遗址、红军金川独立师师部遗址以及一部分红军遗留下的铜壶、钱币等;这些宝贵的文物,都得到了保护和维修。为了教育后代,解放后县人民政府汇集了352位红军烈士的忠骨,分别在安宁和县城东郊沐林修建了烈士陵园和红军烈士墓。(万晓玲收集整理)

  来源:《金川县地名录》、《阿坝州地名与民族》《阿坝师范高等学校学报》、《嘉绒藏族史志》、《藏族史略》、《四川岷江上游历史文化研究》、《阿坝地区宗教史要》、《宗教社会学通论》、《西部风》等。